monitor
王大仁,时尚圈的“黄色旋风”
作者◎余驰疆
 

他是纽约最红的设计师,也是首位执掌法国时装屋的华人

人物简介:王大仁,又名亚历山大·王,1984年出生于美国旧金山,2005年正式创办个人品牌亚历山大·王。2012年,被任命为法国百年品牌巴黎世家的创意总监。2015年,入选《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榜”。

美国嘻哈大佬Jay—Z有首歌名叫《帝国之心(Empire State of Mind)》,他把纽约城比作帝国,对这座世界之城无比称颂。歌词中有一句很经典:“纽约,是梦想搭建的水泥森林,没有什么你做不到。”几乎每一个美国人都认为,纽约就是美国梦的缩影,一个改变命运的圣地。

这种说法在闯荡美国的华人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50多年前,白先勇来到纽约,备感中国人求生不易,创作小说集《纽约客》,文中尽是落寞与哀愁;如今,华人已成为“纽约客”中的佼佼者,即便在一向由西方人主导的时尚圈,也掀起一阵阵“黄色旋风”:婚纱女王王薇薇、女装大师林能杰、米歇尔·奥巴马的御用衣匠吴季刚,等等。

而当下最红的华裔设计师则非王大仁莫属。他是纽约城中的时尚标杆,全身黑装、披肩长发是他的个人标志;去年,他入选《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榜”,是榜单上唯一的设计师;在前不久落幕的2016年纽约秋冬时装周上,他的秀场人满为患、明星遍地,令其他设计师望尘莫及。

王大仁俨然已成为二代移民的榜样,纽约的宠儿。

从小作坊到大奖杯

许多人常有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国本土时尚多遭诟病,但外籍华裔设计师却在世界范围内大放异彩?这大概与他们的成长环境和性格养成有关:吴季刚从小爱芭比娃娃,不顾他人异样眼光给娃娃制作衣服;王薇薇四十不惑时辞掉《Vogue》杂志的编辑工作,改行做起婚纱。在美国成长的华人设计师都有个共同的特点——任性、自我。

王大仁也不例外。他3岁就励志要做一名设计师,跟着母亲去餐厅吃饭,拿起纸巾和笔就开始画高跟鞋。他的父母在上世纪70年代从中国台湾移民到美国旧金山,是典型的从洗碗工开始打拼的第一代移民,后来在美国开了一家塑料厂。他们并没有传统华人的保守思想,对王大仁的爱好和选择都非常支持。

15岁那年,王大仁用别针和碎布料给自己嫂子制作了30多套晚礼裙,当作送给哥嫂的新婚礼物,哥哥把“秀场”视频寄给了马克·雅各布、山本耀司等设计大师的母校——帕森斯学院,学院立马对这位无师自通的天才大开绿灯,不仅提供全额奖学金,还要他从旧金山的高中辍学,直接去纽约报到。2002年,18岁的王大仁来到纽约,入读帕森斯学院,还获得了在马克·雅各布的公司和《Teen Vogue》杂志实习的机会,得到《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的赏识和指导。

在纽约,街头少年、少女们成为王大仁的缪斯。玩滑板、唱饶舌的年轻人身上那种自由精神,蔑视权威、傲然自我的生活态度成为王大仁的设计主旨。

既然要设计蔑视权威的服装,自然得做些离经叛道的事情。大二那年,王大仁从帕森斯学院辍学,开始筹备自己的个人品牌——Alexander Wang(亚历山大·王)。他的第一批设计是6款毛衣,他的哥哥和嫂子将这些毛衣装进小行李箱,拎去附近的社区一家家敲门推销,当时,只有不到10个人愿意买他的衣服。

王大仁一面将作品拿给《Vogue》的编辑试穿,请她们给出意见,一面在公寓里向买手展示自己的服装和设计理念。那个时候,资深买手和编辑听到他想做街头时尚,都觉得很低端,常常嘲笑他:“街头能高级吗?”而他则用实际行动来回击:他将街头运动的宽松廓形和经典优雅的黑白色系结合,通过高级面料和利落剪裁展现极简主义美学。他说:“我想把街头元素嵌入日常正装中,让女性看起来优雅又随性。”

20岁的年纪,当许多设计师还在摸索风格时,王大仁已经形成了极鲜明的个人特色和审美哲学。

关于王大仁“蔑视权威”的个性,最出名的还是他和美国时装协会主席、著名设计师黛安·冯芙丝汀宝的故事。2005年,冯芙丝汀宝遇见一名《Vogue》杂志编辑,对她身上的毛衣十分心动,打听到王大仁的联系方式后给他打电话,请他为自己设计制作一件毛衣。王大仁接到邀请后礼貌拒绝了,理由是自己必须专心设计个人品牌系列,实在不能分心给她做定制。冯芙丝汀宝非常惊讶,对这位有个性的青年设计师印象深刻。后来再提起这段往事,她说:“那时我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还从来没有人拒绝过我!”

显然,冯芙丝汀宝没有看错。通过小作坊式的制作和宣传,人们发现,王大仁的设计让经典传统的黑色变得柔软,让年轻随性的元素变得优雅,他在纽约渐渐走红。3年后,他成功举办了第一场正式的个人时装秀,并获得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万元)的CFDA(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大奖)时尚基金。

凑巧的是,这次大奖的评委正是当年被王大仁拒绝的冯芙丝汀宝,她说:“王大仁是个天才,但更打动人的是他对生活的关注和对旧想法的颠覆。”

经济危机中的领头羊

2012年,时尚圈诞生了史上最具争议的任命之一:王大仁被巴黎世家聘请为创意总监,成为第一位执掌法国老牌时装屋的华人。一个是大走不羁风的街头达人,一个是有着百年历史的法国高定时装屋。让最无视传统的设计师执掌最传统的高定品牌,简直是最诡异的搭配。

事实上,当时正值世界时尚产业的寒冬,巴黎世家正亟待寻找一位年轻化、能开拓亚洲市场的创意总监,王大仁成为首选。当王大仁收到这个邀请时,他身边所有人都说这是个烫手山芋,他不适合这个职位。法国媒体也一致唱衰,认为他既没有高定经验,而且与巴黎世家的古典气质格格不入。王大仁却说:“年轻无罪,让百年老牌变得狂野一点,也许会是件不错的事情。”

就这样,顶着巨大的压力,王大仁开始了他在巴黎的征程。他每天要浏览超过300封电子邮件,参加15个会议,巴黎、纽约来回飞。他个人品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曾对媒体透露,王大仁工作时间极长,每封电子邮件,他的回复都不会超过一天。

王大仁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2014年,他个人品牌营业额增长20%,巴黎世家零售增长率也达到了两位数,他还与H&;M推出联名产品,未来感与实用性并重的设计引发热潮,许多时尚人士甚至到专卖店门口连夜搭帐篷等开张抢购。

2015年初,王大仁结束与巴黎世家的合约,专心经营自己的个人品牌。他回到纽约,举办了出道10周年大秀,安娜·温图尔、坎耶·韦斯特、Lady Gaga等明星前来助阵。当季,他设计的镂空背心、拼接夹克成为热门,声势完全盖过了众多大牌的新品。

美式的作风,中式的精明

纽约人爱王大仁的理由很多:他的设计有范儿,从出道初期爆红的运动风小黑裙到后来火遍全球的“Advisory卫衣”,都是热销至今的单品;他独创的MOD (Model Off—Duty,即模特私下穿搭)风格,已经自成一派,蕾哈娜、碧昂斯、金·卡戴珊等明星都是其“信徒”。

不过,真正让人们爱上他的,还是其讨喜的性格。每次秀场谢幕他都会蹦蹦跶跶地上台,《时代》周刊评价他“改变了人们对设计师的刻板印象”。他还是个十足的社交达人,这大概与他曾在马克·雅各布公司实习的经历有关。马克·雅各布是时尚圈出名的派对狂人,擅长组织各种社交晚会吸引名流。王大仁在这一点上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仅邀请超模、公关、设计师、时尚编辑等时尚人士参加派对,亲自担任DJ打碟调节气氛,并通过推特、脸谱网等社交网络现场直播,扎扎实实地打着广告战。王大仁朋友众多,他的秀后派对也因此被《Vogue》杂志比为“纽约时装周期间最令人垂涎的派对”。

美式的热情作风让王大仁在纽约风生水起,中式的精明则让他在全球成为焦点。当被问及文化认同的问题时,他回答:“我在美国长大,首先觉得自己是个美国设计师;但能代表华人‘在世界发光’,或作为一个让其他美国华裔能够认同的面孔,给他们一些激励和正能量,我是感到自豪的。”回答面面俱到,两边都不得罪。

在圈内,王大仁出了名地支持“中国制造”,他曾让巴黎世家破天荒地启用中国制造,将一大批成衣生产线转移至中国。有评论认为他这是在“讨好”中国市场,也有人认为这是他缩减成本的“小聪明”。王大仁曾很坦率地说,自己的父母是典型的中国商人式思维,显然这种精明也遗传到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