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tor
今天,你对父母表达爱了吗
作者◎徐小平
 

1994年秋天,是我人生的低潮期。

当时,我应国内朋友之邀回国创业,想发挥我的音乐特长,搞一个音像公司。一年下来,出了一盒磁带,是我在海外创作关于留学生活的歌曲,叫《洋插队情歌》。当时以为一个大陆的罗大佑诞生了,志满意得准备迎接唱片大卖,还摩拳擦掌准备打盗版。不幸的是,街头不仅没有出现盗版,连正版也没见过——因为没人订货,唱片一出厂,就直接进了废品回收站。

没有赚钱,没有出名,没有实现我预想的创业计划,什么都没有。如果我坚持下来,工作也是有的,但显然无法支撑起整个家庭。两个孩子在父母那里抚养了两年,我已经不能再让他们操心了。太太一直在加拿大挣钱养家,更不可能一个人边工作边带两个孩子。于是,带着失败、贫穷和失望,我仓惶离开北京,回到了加拿大,另谋生路。

太太带着两个孩子,在离温哥华1400公里的城市工作。我一个人来到温哥华找工作,住在一个哥们家里。

我在哥们那一居室的客厅里,天天想着赚钱发财,越想越急,越急越绝望,越绝望就越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孩子太太还可以等,但父母这个年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在我能够尽孝之前就带着无尽遗憾撒手西归,岂不给我留下一生难以弥补的创痛。

我发誓要让父母高兴,要让他们感受到儿子对他们的孝敬,但我能为父母做点什么呢?

一天,我终于有了一个创意:朋友家里有中文版的美国《读者文摘》,里面有订阅广告,只要买个汇票寄到香港九龙某个地方,并指定寄送地址,受赠人就可以收到这本精美杂志。

我眼睛一亮,立即去邮局买了一张汇票。把汇票和订单寄出之后,我给父母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下个月他们将会收到我替他们订阅的、从香港寄来的杂志了,希望他们喜欢。

父母果然非常喜欢这件礼物,好多年之后说起这事还很高兴。

2006年,父亲85岁,越活越健康。每次家庭聚会,他都对姐妹们夸奖我,不说别的,只说:“小平是个孝子,三天两头给我们打电话。”从父母的夸奖中,我听出他们很希望我给他们打电话,所以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

有一次我回加拿大,抵达3天没有给父母打电话,他们就把电话打了过来,说是没什么事,只是看我没电话打来,不放心,打个电话,“看看到了没有”。

接完电话我懊恼不已。稍一马虎不慎,我就让父母担忧了。

很多时候,父母的要求并不高,他们不需要你腰缠万贯、衣锦还乡,有时候,一个电话,一句问候,就能让他们感到高兴和满足。

今天,你对父母表达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