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tor
Wi-Fi在看着你,怕吗?
作者◎黄瀚玉 陆泓
 

乔治·奥威尔的著名反乌托邦小说《1984》里有一句著名的话,叫做“老大哥在看着你”。其实在我们自己的生活里,也有那么一个“老大哥”在不停地注视着我们,它的名字叫Wi-Fi。最近知乎上有一个话题“如何评价互联网公司监控员工日常上网的行为?”在这个话题里,各种惨遭Wi-Fi告密的××公司前任员工三呼冤枉,要求对簿公堂。

智能设备普及之后,Wi-Fi和电量俨然替代了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的生理需求,成了大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去一家餐馆第一件事情,问Wi-Fi密码;去朋友家第一件事情,问Wi-Fi密码;去奶奶家第一件事情,问Wi-Fi密码。没有Wi-Fi?那奶奶我还有事先走了。就连坐飞机,有没有机上Wi-Fi、Wi-Fi怎么收费都成了很多人要考虑的因素。Wi-Fi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该省流量的时候省流量,没有信号的时候它造信号,甚至很多时候发现手机停机,也仅仅是因为突然离开了有Wi-Fi的空间。

但是有时候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个人类的好朋友,也时不时会变成猪队友。老婆第一次去隔壁老王家,手机竟然自动连上了他家12位密码的Wi-Fi?和平日里戴金丝边眼镜的同事来到club,他掏出手机自动连上Wi-Fi?那些深藏已久的小秘密分分钟就被出卖了。

除了隐私问题,还有公共安全风险。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央视今年的“3·15晚会”除了曝光饿了么,还现场演示了黑客如何利用虚假Wi-Fi盗取晚会现场观众的手机系统、品牌型号、自拍照片、邮箱账号密码等各类隐私数据。更加严重的是,《今日美国》的专栏作家史蒂芬·彼得罗曾表示,如果航班上Wi-Fi的开放程度过高的话,恐怖分子甚至可以利用Wi-Fi来入侵飞机上的一系列重要系统,理论上的确可能导致劫机。《每日邮报》去年报道了一则新闻,说一家VPN供应商想通过征集一个孩子做攻击公共网络的试验来强调网络安全隐患问题。然后,他们在英国杜尔维治找到了一个名叫贝特西·戴维的7岁小女孩。这个小女孩在观看了一段介绍如何破解无线网络密码的视频教程后,只花了10分54秒就入侵了一个Wi-Fi热点。而那段教程视频只是她在Google上随手搜到的。

《1984》里,温斯顿·史密斯每天都被铁幕监视固然难受,但这好歹是明面上的。对他来说更恐怖的,其实是偷偷监视人想法的思想警察。某种程度上,Wi-Fi就有点儿这个意思。如果现在告诉你,连上了公共场所的Wi-Fi后,你的行踪、你的上网痕迹、你买了什么污污的东西甚至你的支付宝或网银信息都可能被注视着,你会不会手一抖心一惊?是的,Wi-Fi就是这么一个强大的读心者。

某种程度上来说,Wi-Fi就像是《X战警》里的X教授,一个强大的心灵能力者,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剥夺并且控制别人的思维,操纵别人的行为。有点抖M的是,尽管知道正处于这么一个被监视的情况,但是我们依旧无法摆脱这个老大哥。

 

 

 

 

 

 

往好的方面想,它能够帮人掌控全局

告诉你人流量

之前微博上有个热帖,说某个大学有一个手机App,可以实时告诉学生哪栋教学楼的哪间自习室有多少空位。后来大家发现这项服务技术其实很简单,只要用每个教室里Wi-Fi的连接数量就可以推算。堪称Wi-Fi妙用经典案例。

除了这种简单的方法,去年,美国加州大学还发现了一种甚至不需要连接Wi-Fi的人流测算法,仅基于Wi-Fi连接的功率测量,可以测出在一个地区行走的人数。简单来说,就是在一个区域的两头各放一个Wi-Fi,通过这两个Wi-Fi路由器之间的链路接收功率,再配合概率算法框架,就能估算出区域内行走的人数—说白了就是有人挡到信号啦。

公司里老板查岗的好帮手

谁是让人帮打卡的,谁待在厕所或者茶水间里太久,谁早退,谁午休出去太久,都可以通过查看有没有连接到公司Wi-Fi来判定。从管理的角度来说,确实减轻了一些负担。但使用工具的人还是得警惕,不能作恶呀。

友谊的试金石

餐桌上最让人尴尬的时候就是开饭以前每个人捧着手机低头戳屏幕,所有人都一言不发。这时候Wi-Fi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连上了Wi-Fi以后如果大家都开始不停地玩手机,那就说明这情谊还没到份上,大家关系还没那么好。但是如果大家关系足够好,就算连上了Wi-Fi也只是时不时用一下手机,所以是不是真友谊,一连Wi-Fi便知。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你们那一桌子人本来就没什么友谊,这时候Wi-Fi就能缓解尴尬啦。

可以获得更靠谱的市场调查

以前人们给店铺选址,要去那个店的周边手工数人流。现在只要有一个不错的高速免费Wi-Fi,事情就好解决多了。点一下连上Wi-Fi的人数就可以算出周边的目标消费者人数了,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能靠这个高速的Wi-Fi吸引到原本并不会光顾的客流。不知这算不算是Wi-Fi额外的商业价值呢?

更精准的定位服务

使用手机地图的时候,软件总会提醒我们“打开无线网络使定位更加精准”。的确,一般情况下如果使用Wi-Fi来操作手机地图,定位会比移动网络精准得多并且更加快速。想想机场、地铁站、医院这种人多口杂信号又差的地方,经常有广播寻人,如果随时能有Wi-Fi让大家连,找人是不是就方便一点了?

把家变得智能啦

这可是各大家电品牌正热火朝天努力的方向。让家电通过Wi-Fi联系在一起之后我们可以用手机远程控制亮灯灭灯、扫地通风。虽然这样的功能看起来的确有点鸡肋,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是强迫症的福音,强迫症患儿(OCDer)们终于可以不用再为了确认门锁了没、煤气关了没而浪费那么多时间。

往坏里想,你的一举一动也就都被监视啦

没有隐私可言

Wi-Fi的精准定位会让寻人变得非常简单,但是不得不提到隐私的问题。别人想找我们的时候就能够得知我们的经纬度甚至运动速度的时候,作为一个最基本的人类,似乎还失去了更多更重要的东西。有些技术公司推出的路由器是可以通过App使网络主人得知现在一共有几台设备正在连接网络、过去有没有陌生设备连入网络,甚至连机型都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么一来,伴侣、室友有没有带人回家这种事就看得一清二楚了—站在被偷窥一方的立场上想,他们应该并不想自己的隐私就这么暴露吧。

聚众都聚不起来

想要罢工啊,搞个小活动啊,很有可能因为同一个Wi-Fi热点在短时间内连接人数太多被发现。说不定以后你找个公园练习cosplay都会有人为了维护治安来看一看。

为病毒的传播提供平台

英国的科学家曾经研究出一种叫做Chameleon的病毒,这种病毒可以藏在一个Wi-Fi当中,并且这个病毒可以找到当前局域网里正在流动的重要数据和账户信息。在这种威胁之下,我们连着Wi-Fi的那些设备里藏着的小秘密、没有PS过的自拍照简直分分钟有泄露的风险啊!

“老大哥”随时盯着你工作

虽然用Wi-Fi监工有助于老板管理员工,但反过来,员工就更苦了。自己的一举一动、上了什么网站、看了什么视频都在Wi-Fi和老板的监视下。试想我们上班时习惯性地打开淘宝、买点吃的好玩的,低头拿手机准备扫个二维码付钱的那些小动作,居然一笔笔全部被网管记录在案,月底还会被HR部门列出来清算……这样的体验想想都觉得超可怕der。

无用商业信息的无限冲击

现在很多的餐馆商场都需要注册才能够使用Wi-Fi,名义上是免费的网络,但是实际上我们也在很多时候被迫接收了很多对我们自身无用的商业广告信息,比如连上Wi-Fi之前,得先忍受一段弹窗广告。除了这样的弹窗,还有一些商家会以优惠券的形式向用户定点投放商业信息,这些信息就像是群里面的外卖红包,虽然我们有时候的确会需要,但是这样以垃圾信息的方式投放反而会引起用户的反感。

还有一种扰民的可能

既然用软件就能看出谁的手机连进了Wi-Fi,那会不会我一连上健身房的Wi-Fi,平常躲都来不及的教练立刻就会来找我推销呢?真是想想就觉得好烦呀。

Wi-Fi还能解锁什么新技能?

Wi-Fi交友平台

既然现在的Wi-Fi这么神通广大,那是不是也能像有些音乐软件会收集用户的喜好并且通过算法来预测更多符合用户喜好的音乐那样,在事先告知用户的情况下,Wi-Fi也可以通过自身收集的用户数据来推算,这样就可以匹配拥有差不多喜好的用户?好处是可以非常直接地使用数据库的数据来分析,而不用让用户麻烦地填写各类信息。当然,得先授权才行。

客户忠诚计划

商场可以试着像地铁Wi-Fi那样,只要有过一次登录记录,之后就无需再一遍遍获得短信验证码,然后Wi-Fi可以记录用户的使用次数以及使用时长来计算积分,这些积分就像是航空公司的常旅客积分一样可以拿来兑换商品。这样既可以鼓励顾客在店内消费,又可以培养顾客的忠诚度。

城市水平的评判标准

纽约现在把全城的电话亭都改造成了免费的高速Wi-Fi连接站,大家都很羡慕吧?Wi-Fi作为这种娱乐享受当中的必要条件,简直可以作为一座城市发展水平的衡量标准。所以或许在将来,Wi-Fi覆盖的面积、速度会成为衡量城市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到时去哪儿玩、去哪儿工作也能多个判断依据。

“天网”计划

我们现在的Wi-Fi可以精准地定位用户的所在位置,所以如果我们的无线网络技术发展得足够快,并且Wi-Fi对于用户数据的分析精准到可以分辨出来上网的人是谁,那么逃犯们要么就别用Wi-Fi,要么一旦连接上网络并且产生了足够用来分析身份的数据以后就难逃落网的下场。但是,作为无辜的普通人,随时有人能在Wi-Fi背后认出你是谁,想想还是觉得挺吓人的,这个脑洞还是不要实现吧。

看家护院好帮手

网上还有这样一个脑洞,说有个人每次出门都担心家中被盗,想买只狼狗栓在门前护院,但又不想花钱养狗,苦思良久后想出了个更简便的办法:在家门口装一个没有密码的高速无线网,以此喜迎一群人蹲在家门口帮忙看家。重度Wi-Fi依赖症这么多,搞不好真有可操作性哦……还是当个段子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