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tor
迪拜:职业乞丐的天堂?
作者◎张珺
 

“一名乞丐一个月挣了27万迪拉姆(约合人民币47.5万元),相当于每天有9000迪拉姆(约合人民币1.6万元)入账。”

尽管过去了几年,安娜贝利·凯蒂依然记得那个夜晚。

那天夜里,驱车回家的凯蒂在迪拜郊区的一个加油站旁被一个衣着得体的男人拦下。

“我们的车开不动了,也没钱加油了。善良的人,你能为我们支付回家的油费吗?让我把我的家人带回马斯喀特吧。”

凯蒂看了看这辆停在路边的汽车,的确,车牌显示他们来自邻近的国家阿曼。车里一个女人坐在前排座位上,男人对她点了点头,她便用恳求的眼神望向凯蒂,一个婴儿在她的怀里,车的后排座位上另一个孩子已经睡着。

“拜托了。”男人平静地说,他的手蜷成祈祷的姿势,似乎有着发自内心的真诚。

凯蒂停顿了一下,接下来,她摇了摇头,继续向前驶去。开走时,她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个男人的皮鞋,擦得锃亮,反着光。

追捕“高收入乞丐”

“也许有些人会认为我心肠冷酷。”凯蒂虽然印象深刻,但她从未心生愧疚,“他只是个‘职业乞丐’。”加油站旁讨要油钱不过是迪拜最常见的乞讨方式之一。

在迪拜,乞丐并不会像在伦敦,悠闲地坐在人行道上;也不会像在孟买,突然冲过来,开始哀求甚至撕扯。这里,衣着得体的乞丐会讲出一个个故事,让人们心甘情愿地打开钱包。

一位女子拿着医院的诊断书敲开一幢别墅的大门,感叹自己没有能力支付药费;一名自称心理咨询师的年轻男子,说自己能消除阻止人们实现目标的“负能量”,但他回家的钱不够了,需要路人的援助……

迪拜的乞丐试图用语言和表情来拨动人们的心弦,而且大部分乞丐都能熟练利用移动应用,例如WhatsApp,传播他们的“苦难与需要”,从而得到帮助。

政府认为,乞讨严重影响了市容市貌和国家形象,而且形成安全隐患,因此该行为被列为非法,乞丐将被逮捕、公诉。据统计,警方在过去的5年内共抓获4000多名乞丐。

4月11日,迪拜政府发言人巴迪奥维在接受当地媒体《海湾新闻》采访时称:“今年第一季度,迪拜政府与警察局联合抓捕街头的‘高收入乞丐’,共计59名。”而这些人靠乞讨“赚”来的钱足以让大多数国家的民众心生艳羡。

这份“职业”的低成本、高回报非常诱人—— 一名乞丐一个月挣了27万迪拉姆(约合人民币47.5万元),相当于每天有9000迪拉姆(约合人民币1.6万元)入账。”

“这是乞丐们的天堂。”社交媒体上,有人这样评论。

打着“飞的”乞讨

这样的故事在海湾国家并不罕见。

去年,一个被逮捕的科威特乞丐被发现拥有一千万卢比的银行存款,约合1000万人民币。而科威特和阿联酋一样,是海湾合作委员会(GCC)的成员国,这些国家都对乞讨零容忍。

尤其是在斋月里,国家对乞丐的管控更加严格。“斋月教导人们萌发恻隐之心,乞丐利用这个时间乞讨是极其错误的行为。”委员会一位负责人称。可是据统计,每到这时,乞丐们的“收入”会迅速翻高。

而“职业乞丐”的数量也在此时翻倍,其中很多人是打着“飞的”来乞讨的外国人。

去年,一名来自非洲的旅客每天都穿得破旧不堪,在迪拜繁华的商业街——纳伊夫地区乞讨,他告诉周边的人他的生活充满了绝望。

而他没有告诉别人的是,这位35岁的男人拥有多套奢侈品牌古奇和杜嘉班纳的定制套装,他住五星级酒店,几乎每晚都在昂贵的饭店用餐。他的签证上写着他的职业——商人,在斋月,他每天通过乞讨可以“赚到”近10000迪拉姆。

不过,到这里乞讨的并不仅仅只有富人。

据阿联酋《国家报》报道,每年斋月前夕,六名女性会从伊朗南部坐船来到阿联酋,她们挨家挨户地去上门乞讨。

“我知道这是违法的。”35岁的阿米娜说,“但我有三个孩子,我的丈夫没有工作,家人又不允许我出去上班。我只能铤而走险。”

“这些人利用的是居民的仁慈和慷慨。”警察要求公众不要帮助乞丐。他们建议人们把钱捐赠给慈善机构,并且保证通过慈善机构,钱一定会流向更加需要帮助的人们手上。

不过,相信慈善机构的人似乎很少。“我不仅有真主安拉的庇佑,阿联酋的好人们也在帮助我们。”阿米娜说,这里的慷慨总能让阿米娜和她的朋友们把一笔可观的收入带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