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tor
为有效应对核恐怖威胁,各国应该多点“国际精神”
作者◎徐颖
 

核恐怖主义没有国界,各国只有加强国际合作才能共同应对日益增长的核恐怖主义威胁

在一个拥有8块橡胶屏幕、8台投影仪的训练馆里,学员可以通过不断与屏幕中的恐怖分子持枪激战练就过硬身法——既躲过致命的子弹,又将恐怖分子在合适的地点击毙,馆内的配套设施甚至可以为学员营造雨、雪天气等不同的训练环境。

这里并不是普通的射击游戏馆,而是位于北京房山区的核安保示范中心内的训练馆。

2016年3月31日至4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第四届核安全峰会。在此之前,3月18日,由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与美国能源部共同建设的核安保示范中心投入运行。这是迄今为止中美两国由政府直接投资建设的核领域最大的合作项目,也是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规模最大、设备最全、设施最先进的核安保交流与培训中心。

近年来,随着恐怖主义阴云渐起,核恐怖袭击成为全球安全的隐患。因此,核安保的国际合作日渐受到关注。

比保时捷跑车还贵的一台仪器

置身核安保示范中心内的演练场地,颇有电影片场的感觉。这里包括实弹及非实弹的训练及演练设施,可用于开展应对核安保事件的应急响应战术训练、相应的对抗演练。

“当恐怖分子攻入核设施之后,安保人员不能随意开枪处置,若把关键设备打坏将造成严重后果,所以核设施的保卫人员需要进行模拟环境训练,熟练掌握在哪些地方可以开枪,哪些地方不能,这样才能做到既抓捕罪犯又保护核设施。”国家核安保中心(示范中心由国家核安保技术中心负责运行)副主任李森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为开展不同环境和气候条件下实物保护系统和设备的性能测试和试验研究,核安保示范中心的环境实验室内配备了震动、温湿度、砂尘、盐雾、水试验、电磁兼容等设备,“环境实验室内配备的用于环境试验的设备都是国产的,这也说明中国在这方面的技术已达国际先进水平。”核安保技术中心技术研发处高级工程师韩叶良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李森说,除了实物保护技术之外,核材料的衡算技术是核安保技术的另一个方面。核材料的衡算,即对核材料加工过程中的每个环节进行精确核算,如果测算不精确,就会给内部人员盗取核材料留下可乘之机,日积月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达到制造核武器的量。

用于核材料衡算的设备必须精准无比,这些设备也价格不菲。据李森介绍,核安保示范中心分析实验室中的一台多接收热电离质谱仪的价格高达100多万欧元,“比一台保时捷跑车价格还贵”。

核安保示范中心的功能定位于四大平台的建设,即核安保分析测试平台、先进技术展示平台、教育培训平台以及国际交流合作平台。目前,已经建成的核安保示范中心占地 5.3 公顷,建筑面积2.75万平方米,由中方投资3.65亿元、美方设备出资2亿元人民币,是目前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规模最大、设备最全、设施最先进的核安保交流与培训中心。

在此前长达5年的时间里,中美双方就核安保示范中心的建设先后进行了28轮磋商。

“这并不是因为中美之间存在分歧,而是因为技术性的讨论本身就是复杂的,大概有20轮磋商都是围绕着如何建设、设计才能把世界上最先进的核安保设备集合起来。”李森说。

韩叶良说,双方的技术性讨论范围精细到每个房间多大、如何布置,甚至具体到负载多少电伏。

未来,中心将面向中国及亚太地区国家开展培训,每年可培训学员2000人左右。

“虽然培训主要是面向亚太地区,但是非亚太地区国家,只要是想和平利用核能,有核安保培训的需求,我们都欢迎,因为提高其他国家的核安保能力也有助于整个地区的和平。”李森说,“目前,核安保示范中心的课程开发已经超过十门。”

“核安保示范中心的建成投运将会不断地促进核安保领域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有利于中国学习借鉴国际核安保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提升核安保能力。同时,也将成为向亚太地区各国提供系统、全面的核安保教育培训的一个平台。”李森说。

核安全与恐怖主义是核心议题

“核恐怖主义没有国界,各国只有加强国际合作才能共同应对日益增长的核恐怖主义威胁。中美合作建设核安保示范中心为国际核安保合作树立了一个典范,也是发展中美两国大国关系的一个亮点。”李森说。

通过负责任的国家行动和持续有效的国际合作,以及强有力的安全措施,减少核恐怖主义威胁,正是在2010年4月召开的首届核安全峰会的核心内容。正是在这次核安全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达成共识,决定在华联合建设核安保示范中心。

2009年,奥巴马上任后,将核恐怖主义视为美国“最直接、最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为防止恐怖分子实施核恐怖活动,奥巴马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措施,确保全球范围内的核材料安全,并倡议召开核安全峰会。

这一担忧不无来由。近年来,全球核材料、放射性物质的失窃及走私案件屡屡发生,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统计,仅1993年至2014年间,各国报告的非法持有核材料或其他放射性物质的相关案件共439起,盗窃或丢失核材料或其他放射性物质事件710起,其中更是有16起非法持有事件涉及到高浓缩铀或钚。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和《卫报》2011年11月报道,两名亚美尼亚人向格鲁吉亚政府承认,他们试图将足够制造一枚原子弹的高纯度浓缩铀卖给恐怖分子。

因此,此前召开的三次核安全峰会,核安全与恐怖主义均是核心议题。

其中,首届核安全峰会主题为“通过加强国际合作来应对核恐怖主义威胁”,第三届峰会主题为“加强核安全、防范核恐怖主义”。

第二届峰会略显特殊,当年发生了日本大地震引发的福岛核电站事故。那次峰会通过的《首尔公报》,其内容涉及全球核安全体系、国际原子能机构作用、核材料、放射源、核安全与核能安全、运输安全、打击非法贩运、核分析鉴定、核安全文化、信息安全、国际合作等11个领域。

峰会在推动国际社会采取措施,保障核安全方面亦有所成果。例如,在首届峰会上,乌克兰、加拿大、墨西哥等国相继承诺消除境内剩余的所有高浓缩铀,美俄两个核大国签署了将武器级钚转化为民用核反应堆所需燃料的新协议。

核安保示范中心也是峰会成果之一。事实上,除了这一中心,中美两个大国还在核安全的其他领域进行了成功的合作。比如,中美双方开展了微堆低浓化改造方面的合作、海关辐射探测领域的合作。

面临平衡的挑战

事实上,除了与发达国家进行合作之外,中国也在积极与发展中国家开展有关合作。比如,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核准后,中国帮助加纳将其微型中子源反应堆改造为可使用低浓缩铀燃料的反应堆,这也是加强国际核安保的重要措施之一,并有助于减少核扩散风险。

“中国政府一贯高度重视核安保工作,迄今已加入了核安保领域所有相关国际协议或公约。”李森说。

核安全问题无疑需要全球的携手合作,而核安全峰会对国际合作的实质性推动,近年来开始遭遇舆论质疑。2009年奥巴马发起核安全峰会倡议时曾承诺,计划在四年内解决世界范围内危险核物质的安保问题。这一承诺在2014年召开的第三届峰会上并未兑现。

中国裁军与军控协会秘书长陈凯在第三届核安全峰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峰会这种形式本身就不是正式的国际谈判场合,核安全峰会的目的是唤起对核威胁和挑战的全球共识,敦促各国尽快签署核安保领域已有的法律文书。

事实上,从《首尔公报》到《海牙公报》,公报内容本身并不具有强制力。

更为重要的是,有专家认为,核安保领域在国家责任和国际义务、国际合作仍然面临平衡的挑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樊吉社撰文称,对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发展核电和加强核安保存在资源竞争,有限的资金和资源如何分配,这些国家如何平衡发展核电和加强核安保的关系至关重要。同样,每个国家发展程度不同,发展中国家在加强核安保方面不仅需要其他发达国家提供人员培训、情报共享,还可能需要资金和技术支持,发达国家能否在不附加政治条件的前提下与发展中国家展开合作仍有待观察。


(原标题:核安全国际合作能做些什么)